谁才是真正的鸽子?是我~

🔅️all向爱好者注意🔅️

佣殓七夕活动!!!(马上成仙猝死)

—————————————————————

  

伊索/奈布:……


奈布:…你这是什么打扮

  

伊索:伍兹小姐和伊莱他们说七夕的时候要穿这个……(思索)大锤八十小锤五十…?

  

奈布:…。!(拳头硬了)

  

  

——————————————

  

上一棒:@枫糖月饼 

下一棒:@鬼医不医人 

cp向不打cptag的老师们我祝你们的cp全是假的,哈哈!!!

牌子已经拥有,每天照样白给。

【佣殓】仅有你


*新年活动又是我哒

下一棒:@墨贽 



*没头没尾没逻辑

不 可 以 细 品 

(细品只会品出来写文的作者是个大傻白)


*没加强前的伊索,算是个人经历了(不是)


*cp:奈布•萨贝达(刺客披风(不明显)x伊索•卡尔


————————————————————


……痛。


被监管者甩在狂欢之椅的滋味并不好受,即便伊索•卡尔已经体会过好几次,但每次被绑住都有的痛觉不会变。


伊索•卡尔来庄园本意可不是参加游戏,参加游戏对他来说只是实现自己目的的一个过程。可是,在来到庄园的所有人中有谁的本意会是参加游戏?


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比赛中的一环,最后他们面对的将会是真正地残酷对决,仅有一人能获得游戏的胜利。


不管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相同点都是为了获得胜利,因此他们和队友不断磨合,奇妙地有了默契。


而伊索•卡尔也巧妙地和默契避开。


回应不上队友的信号、和监管撞脸就必无、开门战流血致死。


因此也被其他人认为“和他组队就最不可能赢得胜利”。对于他们的观点,伊索很难不认同。他也有努力锻炼,不过最后会因为一些自己想不通的点而中止,他不擅长社交、也不喜欢。


今天是他被迫参加游戏的日子。


庄园主定下的规则,每个星期至少参与一次比赛。


伊索不负众望,开局撞脸监管者被秒了。


现在就是他被绑在椅子上等待被送回庄园。


那个职业是调香师的女士和职业是舞女的女士在他倒地的时候迅速地分别发出了“我不救人”/“别救,保平”的信号。



和往常一样,队友稳定发挥。



伊索不禁感叹自己在痛到思考混乱的时候还能抽出一点理智点评他们。直接坐到送回庄园,搏命时间都不用给刷出来的。等回去了,就不会痛了。



伊索阖上双眸静静等待时间流逝,却被一声呼喊唤回。



“卡尔先生,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



来人将自己仅有的四个护腕交出了三个,就为了在血线过半之前赶到,伊索睁大双眸,在萨贝达后面的回忆里被描述为“一脸震惊得像是没见过世面”。



奈布•萨贝达,这位佣兵先是为被绑在椅子上的伊索擦了他额角因为疼痛沁出的汗,面对开了技能的红夫人仍然游刃有余的躲刀极限卡半。灰红搭调的披风在伊索眼中异常鲜明夺目——他没有被放弃。



被绑过的地方仍传来丝丝痛楚,伊索从狂欢之椅上被解救下来还迈不开脚步,佣兵拽着他跑了两步,又帮他挡住了后面监管者挥来的刀。而全程奈布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伊索本能的感觉他相信自己。



伊索感觉自己从来没这么能跑过。



在马戏团旁边的狂欢之椅上被救下来,一直跑到鬼板。交过一次闪现的红夫人也在身后紧紧跟着不换下一个目标,毕竟伊索可是二挂。但伊索此时哪想那么多,提着自己的入殓箱就跑,满脑子都是不能再被抓住了。



伊索再次被击倒密码机已经压好了,监管者在原地不动不知是准备守门打开门战还是拿捏伊索,红夫人选择了后者,决定继续拿捏伊索。



不到半分钟,伊索被击倒在地,监管却并不打算挂他。


伊索的伤口汩汩流出鲜红血液,被浸透的外套混杂着汗水混着泥土和血的味道。他浅灰色的双眸渐渐无神,像是知道自己一会的结局一样,阖上双眸感受血液流失。


————————————————————



他是被放血死的。


如果将入殓师挂上的话红夫人会被四出,她当然不会让自己的结果变成这样,于是硬生生将伊索留到流血死亡。


伊索醒的时候,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浑身冰冷的感觉未散去,虽然游戏结束后一切伤都会消失仿佛不曾有过,但惨烈的真实感还是不能让伊索适应。


伊索是打算缓过神后就回房间休息的。


在大厅的出口处,一抹身影挡住了他。是奈布•萨贝达。奈布•萨贝达不算很高,至少和伊索比起来没有伊索高,但气场是藏不住的,因此奈布抬眸看人的时候,就算兜帽遮住他脸部一部分也很难不让伊索觉得他凶神恶煞。


“…萨贝达先生。”


奈布应了一声,维持着刚刚的动作。


伊索心想他在这里堵着自己是为了算刚刚对局里秒倒的账吗,在奈布的眼里则是伊索在对他用眼神暗示“你怎么还不走”。


嗯…两个人多想了但好像又没多想。


伊索现在只想回去狠狠地休息一番一直到第二天醒来再分析自己这局后面是怎么跑的飞快。


奈布在想他被放血的时候某种方面也是因为自己,自己强行把他卡半救下来为了刷搏命争取时间,结果没想到他居然能牵制起来....这也间接导致开门战入殓师不能二挂只能被放血死。是想,道个歉。被放血的滋味他也体会过,不过他可是在战场上待过的人这点程度又算得了什么,但伊索不行。在奈布眼里伊索长得不算健康(身材上显得有些瘦削)又没有在战场上待过,怎么会受得了。



但两人僵持不下的场面让奈布有种自己在强迫他接受自己的道歉的感觉。


但他不知道伊索现在在想和他道完谢就立刻回房间还是立刻回房间改日再谢。



“今天的事,抱歉”

“谢谢你今天的帮忙。”


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开口。


奈布&伊索:……?


因为太过离谱奈布连拦住他的动作都忘了,伊索也傻了看到前面空出来速度提起自己的入殓箱就冲出大门,速度之快堪比今天对局里牵制监管。



是夜,伊索做梦梦见自己被窝里全是萨贝达那句“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



然后他就醒了。



没错,在凌晨四点这样的没有人起床的时间。


接连几天,伊索状态直线下滑,除却有佣兵的对局。



每次有佣兵在的对局伊索都能牵制两台起步。要问为什么,伊索也不清楚,可能就是他那句“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



奈布•萨贝达最近觉得这位入殓师上进的有些过头,而且还是、怎么说——就像月亮河公园的过山车一样,没错,忽上忽下。具体在哪里奇怪自己也不清楚,表现得会突然很好又会变得开局秒倒甚至地下室,后者是他在观战的时候看到的。



再加上那天在大厅的奇怪对话。



有问题,有问题不解决可不是雇佣兵的手法。



他决定再堵一次伊索。



———————————————————



“所以,因为我的那句'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让你的状态忽上忽下?”



奈布双眸紧盯着对方问道,暗中观察他的反应,对方点点头,浅灰的双眸平淡如水,懂了,一点说谎的痕迹都没有。


“是在有萨贝达先生的对局里,状态会好。”


听到伊索的补充后奈布扶额,心想他某些方面过于坦率了。奈布萨贝达觉得这人能处,有事他真说 (不是)



“既然这样,下次就出场我在的对局吧。”


——————————————————



伊索在和奈布一起的对局中进步的很快,除了偶尔的失误,他的意识和牵制能力已经足够他在之后的对局里独立参加。其他参赛者也对他逐渐改观,特别是庄园主将他的技能加强后,经常使监管节奏断得不能轻易续上。



在伊索再一次向奈布表达谢意的时候,已经过了挺久,熟悉的场景熟悉的道谢,只是多了个更奇怪的问题——和奈布在一起与做奈布男朋友二选一。


伊索说这不是选哪个都一样。


奈布告诉他不一样的,选后面的以后不仅是他的男朋友还是他的导师,并且联合买的信号枪都是伊索的。



新年礼炮的响声下,伊索不再是一个人坐在角落,而是坐在他的导师兼现任男友奈布•萨贝达旁边看着他吃遍全唐人街(?)


静静看着第三块章鱼烧被送往奈布嘴里的伊索在想:最该放弃我的时候没有放弃我的,只有你了。


接下来伸手就把剩下的章鱼烧拿走。


“这是第三盒,再吃的话就没有其他没吃过的可以尝了。”


—————————————————————


结尾想了想应一下标题(不是)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鸟卡除夕(3:00)】活动哒

上一棒:@霸霸樱花好大 

下一棒:@追光【活动号】 



*我流鸟卡

*没头没脑碎碎念





—————————————————————




“你知道冬季吗?”




......






Alef是被霞光城升起的太阳照醒的,他还未适应,只得起身用手揉着惺忪的睡眼。阳光洒在他身上,照得他暖融融的。他一边毫不在意地揉乱自己的头发,一边回想着梦中的内容。



梦里的人他再清楚不过,是他的友人--白鸟。


在他还是光之子的时候便认识了这位来自异乡的旅人。




Alef自诩不管是飞行赛道还是滑道都可以取得优异成绩的“赛道小王子”,在最自信骄傲的年纪遇到了强劲的对手——白鸟。



那时他正站在颁奖台上炫耀自己又一次突破了记录,听着周围人的称赞,他骄傲地挺起胸脯沉浸在夸奖之中,却被一个人强行从这份喜悦中拉了出来。


“霞谷第一?想不想和我比一场。”


Alef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面前的人身着蓝色绒斗篷,很难不让Alef想这个人是不是觉得霞谷很冷。并且他也这么问出来了,面对来人像是质疑自己能力的话Alef当然不会让他感觉到轻松(虽然只是他自以为),白鸟忍不住哼笑出声,明亮的金黄双眸盯着Alef,但在他看来——这绝对是挑衅——绝对!



“好啊?比就比!不要过会输给我来耍赖。”


白鸟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立在赛道上做准备。


得知情况过来(没来得及收拾自家弟弟的)Daleth被迫成为了裁判。


本来应该不由得Alef乱来的......


但毕竟少年心性,在对远道来的客人客气和霞谷尊严(自认为)选择了后者。




哨声起,大门开。




两道身影迅速冲出大门,在围观的人群的欢呼声中两人开始了飞行较量。


Alef同往常一样稳定发挥,耍帅般的在半空中 旋转一圈又借助云层的能量迅速飞起。正在他得意时,一抹蓝色冲出他的视线,将本处在领先位置的Alef甩在后面。


Alef知道了,这次的对手和以前的那些没法比!他很熟悉飞行的技巧。Alef没心思再玩,尽全力飞行追上对方。


......


终了,以平局作为两人比赛的结果。


Alef毫无形象地趴在地方呼吸,他的竞争对手却好像对刚刚的飞行一点压力都没有一样,闲散地往地上一坐。


“你故意放水。”Alef看到他这幅样子,咬牙切齿确定道。


“我没啊,”说着他还起身拍了拍斗篷上的沙粒,“啊——好累好累。”


“你这样一点都不像‘好累’的样子。”


“啊哈,被发现了?”


不得不说,这个人气人很有一手。Alef这么想着,抬头看去却是和他四目相对。


在一瞬的沉默下两人突然同时放声大笑,尤其是Alef,不知是气得还是笑得,眼角挂着的泪硬是掉不下来。


“我叫Alef,你呢。我从来没遇到过像你一样的——好吧,我承认,比我强一点。”


“我啊。”对方好像是沉思了一会,才开口做了答复:“你叫我白鸟吧。”


“奇怪的名字。”Alef忍不住小声哼哼。


“Alef——!这么会就跑不见了,放心,除了我没有人会笑你的。”Daleth落在自家弟弟身边,拍拍他的肩头表达名为“兄长的安慰”。


“我不在意!下次再比就是了——还有,”Alef反拍回去,想起什么一样跑过去给自己的竞争对手来了一下,说:“下次继续!”



于是霞光城一夜之间疯传新闻:旅行的异乡人和霞谷继承人之一连夜比赛,这究竟是......咳咳,剩下的不宜多传,容易被爱恶作剧的兄弟俩报复,兄弟俩是谁大家都知道但我们就是不说。



Alef和白鸟在每天的比试切磋下建立了深厚的感情,Alef喜欢在在闲暇之余讲自己的故事,讲自己的日常和霞谷建成史,但白鸟常常会在后面忍不住打瞌睡,收到了Alef的栗子暴击。白鸟常听Alef讲故事,但对自己的事,非Alef提他没有主动说过。Alef很想问为什么,好奇的心不减,只是每次想问都会被哥哥的幻影殴打——不可以让对方觉得难堪。谨记哥哥的教诲,Alef恨恨地想。




直到有一天,白鸟问他。


“你知道冬季吗?”


“那是什么?”



Alef躺在软软的云层上,闻言好奇心迅速被点燃。

“冬天来的时候,会下起一阵叫‘雪’的东西,白花花的,不仔细看甚至看不出来空中飘着这样的东西。它们很小,但落下去会将一切裹上白色棉衣。但可不会和棉衣一样暖和,冰凉凉的……”



Alef听得一阵入迷,脑内已经在构建着白鸟所描绘的画面,究竟是怎样神奇的世界。


“只可惜,霞谷的样子一直是这样。”


Alef支臂托着脸颊遗憾道,该说不愧是旅行者吗,想到哪里都可以。早在白鸟跟Alef说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他就该想到的,旅行者还是旅行者,早晚都要启程去下一个地方。在白鸟离开的那天,Alef飞到霞光城最高的地方为他送别。



“我以后也会像你一样出去旅行——以后见——”

“以后见。Alef。”


回忆就到这里。Alef记得白鸟走的时候还是那身蓝色绒斗。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Alef坐在霞光城最高的地方,眺望远方。


他没有像原来说的一样去很远的地方旅行。继承人的身份束缚着他,在光之王国逐渐能量耗尽的情况下Daleth与他挑起守护霞谷的重任,一直一直——直到恢复到和原来一样的和平。现在他平常也就是去滑道和飞行道欺负欺负新的光之子。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他了。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回来再比试的话肯定又是他赢。


“你看起来好闲啊。我可是特意在冬天谁都不想动身的时候过来看你的哦。

Alef闻声看去,记忆中的身影和面前人影重叠。





“这次打算跟我讲讲哪个地方的故事呢?”




“嗯......就给你继续讲‘冬天’吧。”

【先殓】亲了就换不回去的buff


殓右24h活动哒!!!!

下一棒:@墨贽 

cp:伊莱•克拉克x伊索•卡尔



—————————————————————



“不行。”




“伊索……”




伊索•卡尔对着面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将刚刚看完的信件往他脸上一糊。



纸终究粘不到他的脸,滑掉了。


被纸糊一脸的人伸手接住这张纸,梳得利落的浏海儿因刚刚的纸糊得有些乱了,不过并不影响他看清信的内容。



“这封信被我……小新哒!下了诅咒…现在你们是互换身体的状态,两个人亲亲了可就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了哦,诶嘿~……………!!!!?”原本平稳磁性的声音在念出“诶嘿”后彻底破防。



“所以你刚刚提的新年礼物,不行。”


有着栗色头发的男人此时一副恨不得与世隔绝的表情,并且严词拒绝了“自己”的请求,啊,某种方面上的“自己”。




—————————————————————


事情是这样的。



伊索•卡尔和伊莱•克拉克互换了身体。



他们是在早晨洗漱的时候发现的。


不过当他们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不是自己的脸而是恋人的脸的时候虽然惊讶,但并没有叫出声。




毕竟,



谁会因为“早晨起来发现镜子里的我的脸是恋人的脸”而尖叫出声啊喂!



其实开始是觉得是别人的恶作剧,啊对对对,尤其是最喜欢给参赛者加一些什么奇怪规则的庄园主。



两人检查镜子不是假的,自己的脸也不是假的之后心照不宣地走出房间在走廊上相遇。



双方面对面,谁都没有发言。



旁人看来,此时的伊莱,没有戴上他的眼罩,澈蓝双眸紧紧盯着对面入殓师的脚尖,一副如果地板能抠保证给庄园主把庄园抠穿的样子。



而此时的伊索,头发没有像原来一样利落地梳成小辫子,反而有几缕发丝被主人漏下散在外面,与平常的入殓师的打扮有明显的不同。当然最不同的还是——没有“厌世脸”、没有戴口罩。



再加上两个人从刚刚到现在一直在面对面,但一句话都不说!这谁受的住!溜了溜了......



走廊上现在只剩两人面对面快传(不是)



“去我房间。”


伊莱…哦不,伊索终于憋出一句话。


“是指伊莱•克拉克的房间还是伊索•卡尔的房间?”


显然伊莱•克拉克已经接受并适应了现在自己是伊索的身份,不然哪有心思逗他的恋人。


于是在伊莱大胆的目光下伊索将人扯进了自己的房间。



首先整理好被伊莱梳得乱七八糟的发型。



再和伊莱一起捋一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么说伊索是在洗漱的时候发现的——”


伊莱和伊索从昨天一起排位回房间休息到今天洗漱发现互换身体这里开始捋,伊索指腹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为什么伊索不是从醒来就发现自己不是在自己的房间呢~”



伊索:“……”



在伊索“你猜我怎么知道我自己不是在自己房间”的目光下,伊莱移开目光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啊、话说我早上出房间之前发现的——这里有封信。”


他把信交给伊索,伊索在看信的时候伊莱开始提起了之前说的新年礼物。


“对了,还有之前说的新年礼物,伊索给我一个亲亲吧。”


临近新年,伊索当然想过给对方送礼物,也问过伊莱的想法——当天再说。


好一个当天再说。


当天来和自己要亲吻作为新年礼物。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这个礼物,是送不到了,恐怕以后都送不到了。


伊莱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对伊莱自己来说),不明所以地看着伊索的表情逐渐凝固。



—————————————————————



所以伊莱在刚刚向伊索要亲吻的时候被拒绝了。


不仅被拒绝了,还挨了顿栗子。



“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出问题了…”伊索认真地将正常人怎么想都觉得离谱且不可置信的超出世界常规范围事情归为“出问题”,喃喃道:“…没想到是这样。”



他瞥了一眼还在破防中的伊莱。


“总之,今天最好先不要参加比赛了。”伊索•冷门清闲不参加比赛•卡尔


“虽然我们也不太可能上比赛。”伊莱•ban位常驻•克拉克补充了一句。


好巧不巧,今天是除夕,按庄园主以前说好的,所有人都要参加晚上的活动。唐人街开放,据说有很多可玩的地方,伊索回忆起唐人街这张地图,忍不住想:背都快背熟了。


最后还是过来了,毕竟庄园主的要求。


唐人街像是新建成,和比赛中的完全不一样。到处都是灯笼,红通通的。伊索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灯笼,伊莱好像和他一样,对周围充满好奇。


感觉也不是很糟糕。


这时伊索被人牵住了,握着的手冰凉凉的,牵住他手的是伊莱,他调笑着伊索:“先知的手好暖——”


得到的是自己的脸红彤彤的和旁边挂着的灯笼一样,伊莱觉得自己看自己脸红很怪,但是再看一眼。


两人走走逛逛一直到烟花绽放,伊莱对伊索说:“我们以后每年都这样吧。”



伊索心里翻了个白眼每年都换一次身体谁想啊!……



伊索忽得感觉唇上传来温热触感,是伊莱吻住了他。在烟花绽放得最盛的时候。一吻结束,伊索好像都能看见伊莱眼眸里都是自己的身影。


不对啊?…


伊莱的眼里是自己,身体换回来了。


但是,好像是……


亲了就换不回去的来着啊!?


伊索不多见的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伊莱手指抵唇忍不住笑道:“其实信还有下半页,伊索看的时候掉在地上所以没发现哦。”



“所以,你没告诉我?”



“啊,坎贝尔刚刚给我发消息说烟花结束后今天的活动就结束了,现在不回去的话一会就得摸黑回去了——”

【终宣】殓右向24h除夕活动




新年将近,

祝大家新的一年都有伊索可以贴贴!!!!



举办方:松野小新


原作:第五人格


活动时间:2022年1月31日


海报:@推的3.0bot(小号) 


文案:群里的大家一起想出来的(不是)


时间表:

第一棒:00:00     @顾翟er(字无坟) 

第二棒:01:00     @灰色恋人 

第三棒:02:00     @很想画画但不会 

第四棒:03:00     @墨贽 

第五棒:04:00     @很想画画但不会 

第六棒:05:00     @墨贽 

第七棒:06:00    @圆角羊haha 

第八棒:07:00@请问要来点清蒸獠影吗  

第九棒:08:00    @自我厌弃的神经病 

第十棒:09:00   @雾野序 

第十一棒:10:00    @重度洁癖 

第十二棒:11:00@推的3.0bot(小号) 

第十三棒:12:00   @诺咔咔咔咔 

第十四棒:13:00@推的3.0bot(小号) 

第十五棒:14:00    @时萧. 

第十六棒:15:00    @睡觉bot_V 

第十七棒:16:00    @启卿 

第十八棒:17:00    @薄荷瑄义 

第十九棒:18:00@请问要来点清蒸獠影吗 

第二十棒:19:00@请问要来点清蒸獠影吗 

第二十一棒:20:00  @顾翟er(字无坟) 

第二十二棒:21:00  @圆角羊haha 

第二十三棒:22:00  @:) 

第二十四棒:23:00  @诺咔咔咔咔 

【征集】除夕活动征集啦~



占tag歉!!


all殓新年除夕活动现在开始征集啦


转眼又是一年~


决定做all入殓师向的除夕24h活动,为咱家cp产粮!!!大家一起快乐做饭,一起快乐磕粮它不香吗!!


现在开始征集!!各位老师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是)


暂定是24h,人数实在不够的话就是12h

机不可失大家快来报名过了今年只能等明年了!!!(不是)


1.31开始发粮


截止时间到人齐为止!!


形式不限,文、画、视频等等等都可以!以接力棒来发粮,可以自选时间哒!!!


是殓右向都可以!


身处北极圈也要为爱发电!!!


群号:554314098

每当我屏蔽了一个tag,就会有更多我没见过的cp冒出来

【点图】跨年想给俺家cp摸摸头像,有没有点图!!!殓右都可!(摄殓除外)